首頁 > 學院新聞 > 正文

學院新聞

柔佛dt足球场:光華新語 | 張浩研:最美,不過遇見

時間:2019-08-16

柔佛dt球员 www.sanxqu.com.cn 編者按:

七月的離歌尚在耳畔,

九月的光華,初秋的燕園,將迎來她的又一次相遇。

從8月17日開始,

五湖四海的新生們將齊聚于此,赴這一場未名之約。

博雅塔下宜聆教,大師身旁好讀書,

初到燕園光華的學子將在這片園子里書寫屬于他們的篇章。

今天,就讓我們聽聽屬于他們的“光華新語”。

作者簡介:張浩研,畢業于遼寧省丹東市第二中學,即將就讀于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備咧腥曄且歡渭櫳鐐殺淶睦?,其間許多閃光的記憶,雖然充滿疼痛,但卻彌足珍貴。人生最幸運的事,莫過于在最美的年華,心中有夢,且目標堅定,無所畏懼。

“目標:北京985。冬天種下的夢,會在夏天,開出花來?!?/p>

寒假開學,剛剛打掃完宿舍,我便在儲物柜后的墻壁上發現了一張黃紙條。字跡別有用心地工整,主人的情況和結局早已因年代久遠而不可考。這個往屆高三人追夢的故事,浸潤了時光的留痕和午后校園斑駁的光影,只此一行,并無其他。

室友們紛紛圍過來感嘆,然后便是一陣意味深長的靜默。寢室長在門上全神貫注地畫著北大?;?。幾個歡樂了近半年的高三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戰在即的神圣和嚴肅,也第一次學著對自己的未來認真起來。

有人也許會說,高三的生活目標是多么地明確,近在咫尺的高考就像太陽,值得世間每一顆閃耀的星辰都為之轉動??墑?,每段高三的歲月又怎能不經過迷惘和憂郁的廢墟。當時的我雖已奮戰半年,卻愈發感到彷徨和迷失,那是一種對自己命運掌握的無力感??巫郎閑綽誦囊塹腦盒?,門外的板報上是大大的“DESTINATION:116°E,40°N”,老班在家長會上以往屆學長的光輝歷程慷慨激昂地發出號召,而面對損失慘重的期末考試和飄忽不定的名次,我卻只感到沉重和沮喪??偽糾銼貝笄寤拿饜牌宦袢朧榘牡撞?,做夢何嘗不是每個人的權利,但我只怕經歷了一場恍如隔世的長夢和酣暢淋漓的宿醉,夢醒時分的蒼白和尖銳往往更令人失望。

認識的一個同學在餐桌前很鄭重地對我說:“明年春天,我想在未名湖畔折花枝”,暗暗羨慕的我只能在心底感嘆,卻沒有當眾說出夢想的勇氣。

高二暑假,由于排名的緣故,陰差陽錯與北大暑期營失之交臂。高三寒假,再度與北大無緣。當年文科學長憑裸分在萬人叢中沖出通向北大的道路,已經快成為學校泛黃的歷史了。而我們這些只能在心底里偷偷向往北大的少年,明明知道成功的希望很渺茫,卻還在抱住自己的夢想苦苦掙扎。

“最美麗的月色,往往出自荒蕪的山谷?!備咧腥曖澇棟樗孀懦沙さ惱笸?,但回顧起來,每個人都會感恩和致敬這段讓自己成熟和強大起來的青春歲月,因為它是我們自己踏踏實實走過的歷程。也許我們當中有些人的夢想不切實際,但無論是孤軍奮戰還是抱團取暖,我們都盡自己最大努力而毫不退縮。我在袖珍詞典上前后六次寫下“北大”,又前后六次因考試失利而草草劃去;那些因??際Ю誆匏銼覽4罌薜娜?,在走出狹小的空間之后依舊高昂著頭。

在距離高考還有百天的時候,我在筆記上抄下了在練習冊中遇見的一句話:“Just a strong desire will not bring you across the river.” 每一次??級際恰吧襝紗蚣堋?,總有沖出來的黑馬。所有人在難耐的燥熱中十幾次十幾次地回顧教材和錯題本,各種學習方法得到花樣翻新的應用。各大高校的宣傳冊和海報開始出現在教室走廊和宿舍床頭,有人把自己的兩本筆記封面分別涂成了北大紅和清華紫。

送考那天,我沒有乘私家車通過人潮歡送的前大門,而是拖著行李從后門擠出,回家以后久久坐在床頭。

6.7 - 6.8,高考。窗外陰晴不定,晴天,雨天,微風,小紅樓上的爬山虎在陽光中撒下細碎的剪影。明知數學壓軸大題已砸,卻還能保持冷靜心態機械地答到最后一秒,事后回想起來不禁暗暗驚訝。文綜經歷了地理答串的災難性環節,臨場決定放棄填表申請特殊批閱,選擇劃去內容重新作答。兩天的生活是奇異的。即使三年都沒遇到的題型和麻煩接二連三地出現在考場上,我卻幾乎沒有什么壞心情,整個人似乎成了一個精確運轉的鐘表。

6月8日下午5:00,還在檢查答題卡時,終場鈴響,塵埃落定。許多人蜂擁般沖出教室,也有和我一樣的許多人慢騰騰地收拾好東西信步而出。

“這就結束了?”

全都不重要了。高中三年的風雨兼程,過往的歡笑與淚水,撫今追昔,一切恍如夢境。

等待,出分,679,在母校門口看了煙花,志愿報了北大。曾經遠在天邊的燕園,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觸手可及。

人生最美,不過遇見。感謝時光的那些陰差陽錯,讓我在高中遇見了無數對的人,在高三遇見那張紙條,在夢境中遇見未名湖,在18周歲遇見北大,一切都奇跡般地發生在人生的轉角。

如果在黑暗中只能偷偷做夢,要記得須臾過后即是白天。在暗夜中摸索前行的光亮,在高三的重壓下始終仰起頭來走路,即使道路坑洼,也要風光無限,以最美的姿態前行,像一個鮮衣怒馬的英雄。

北大對于我的高中生涯,似乎更像是虛無縹緲的夢境。但我每一次更深入地去了解它的變遷和興衰,它的光影就更加充實和鮮活起來,并最終成為我心中為之向往的模樣,成為我負重前行的精神支柱。而在未來,百年北大薪火相傳的厚重靈魂和璀璨精華,北大精深微妙的學科奧秘,屬于北大的獨特風景和記憶,還留待我去領略和開啟。

逝水如波,一如既往。縱使道阻且長,克終者蓋寡,不妨互相砥礪,以夢想共勉。未來的某個歲月,我期待與你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見證最美的相遇;而此刻,前方是北大的學術殿堂,我將用四年的時光去探索,去追尋,去開啟一段屬于自己的嶄新旅程。

(本文首發于北京大學招生辦微信公眾號)

相關鏈接:

徐潔敏:做復雜世界的觀察者和解釋者 | 走近光華

從光華求學到浙大任教,她是學術隧道里的追光者

敢當前行 | 我們畢業了,但思想無止境

光華帶你看世界 | 走近光華


分享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