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dt球员
柔佛dt球员

校友期刊

往期期刊

柔佛dtvs山东鲁能:2017.10《光華校友》第49期-唐涯:金融江湖說書人

時間:2017-11-15

柔佛dt球员 www.sanxqu.com.cn

——專訪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系副教授、公眾號“香帥的金融江湖”創始人唐涯


香帥無花,本名唐涯,麥吉爾大學(加拿大)金融學博士學位,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加拿大)經濟學碩士。2010年9月回國任教,現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主要為資產定價、宏觀金融和行為金融學。擅長數理分析和金融建模,有多篇學術作品在國際國內頂尖學術期刊發表。在最近的研究中,唐涯教授關注中國金融市場,研究公司和投資者對于信息資源的戰略性使用,包括策略性的信息披露、信息傳導機制、羊群效應,以及IPO發行時間的選擇等。


世上懂金融的人很多,寫得一手錦繡文章的人也不少,但鮮有人能用說故事般的語言將金融江湖的恩怨情仇娓娓道來。唐涯教授,花名“香帥”,她寫專欄、錄動畫、運營公眾號、參加電視訪談節目,不斷地用生動而平實的語言向“圈外人”講述著金融學知識,儼然是一位金融江湖的說書人。


金融江湖“浮世繪”

2015年9月5日,一篇《客途秋恨——極簡香港經濟史》,在一個注冊名為“香帥的金融江湖”的微信公眾號上橫空出世。自小熟讀古龍金庸江湖傳奇的唐涯,選擇將自己身上那股無法在學術論文中展露的江湖俠氣傾瀉在這個以“金融江湖”為名的平臺上。在平臺簡介中,唐涯寫道,“江湖夜雨十年燈,聊聊金融,侃侃人生”。她說“這個過程頗似下山歷練”,人間煙火,熱鬧非凡。

憑借著高頻高質的更新、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及時關注、以及“江湖氣”的親民敘述,短短兩年,公眾號就獲得了數十萬粉絲。短視頻內容熱潮興起后,唐涯用短動畫試水用更直觀清晰的方式講述金融,她組織錄制的六期動畫《香帥兔兔侃金融》在愛奇藝平臺上有著兩千萬點擊量。今年年初,唐涯把寫過的專欄集結成書,于是便有了這本一個半月賣出兩萬余冊、連續三個月位列北京新華書店暢銷榜前五的新書——《金錢永不眠——資本世界的暗流涌動和金融邏輯》。這本“給專業人士的休閑書、給非專業認識的專業書”不但取得了銷量上的成功,更贏來多方贊譽。三一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梁穩根先生便對自己這位湖南老鄉的文字贊不絕口:“她擅長透過現象看本質,從宏觀經濟環境和歷史演進的角度去推演故事?!?/span>

         

翻開《金錢永不眠》,猶如在看一幕幕資本操控的戲碼,令人一邊嘆息,一邊回味。不同于金融專業圖書大量數據和公式的羅列,在唐涯筆下,金融市場和經濟現象都是有溫度的。江湖熙熙攘攘,有金錢、有情感,有朋友、有陷阱,有資本冷漠、有古道熱腸,恰如一幅金融江湖的“浮世繪”。唐涯認為好的專欄與好的學術論文不同,后者“對于縱向的深度有近乎苛刻的要求”,而專欄文字則“需要全視野,在橫向的廣度上有延伸,同時要兼顧邏輯上的美感”。在這些文章的寫作中,唐涯從未忘記自己面對的讀者群體,愿意放下“學院派”的身段,將知識融進情懷和故事中。

多年在北大的講課生涯讓唐涯發現,將象牙塔里的理論觀念與武俠、電影、音樂、古詩詞等內容結合在一起,總能受到學生的歡迎?!督鵯啦幻摺氛茄有蘇庵址綹瘢盒戳郊一チ糜喂鏡牟⒐?,她的標題是《101次求婚之后:攜子之手去遠方》;講中國企業“走出去”,她將機遇與挑戰描述為“美麗與哀愁”;寫鋼鐵城攀枝花在傳統產業的下行與新興產業的方興未艾同時進行,她將文章命名為《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在洋洋灑灑鋪陳了香港百余年的興衰沉浮的《客途秋恨:極簡香港經濟史》的結尾,唐涯寫下了一個無比抒情動人的結尾:

我第一次聽到《客途秋恨》是張國榮唱的南音,說的是一個書生謬仙與妓女麥秋娟的愛情。哥哥一句“涼風有信,秋月無邊……況且客途抱恨對誰言”,唱得蕩氣回腸,我卻怎么聽也像是一個關于“追尋”和“惘然”的獨白。1990年,許鞍華借用了《客途秋恨》的題目,講述了一個“本是客途,終成歸地;遙望國家,又添秋恨”的故事。1999年,施淑青在她的《香港三部曲》中,又讓主人公用這首地水南音來敘述自己的生平,也敘述著香港的生平。也許“客途秋恨”,恰是香港的旅程和宿命。

這正是典型的“香帥文風”。她把自己“透射”進入筆下的文章,讓所有她寫下的金融故事染上了濃厚的“唐涯色彩”。


“命運的玩笑”:走上學術道路

本科從武大畢業后出國,唐涯前往加拿大在自己的專業——金融——繼續攻讀碩士。碩士期間唐涯曾經考慮過進入公司就職,但在香港投行的一段實習經歷令她放棄了直接就業的念頭,剩下的選項很單一——繼續讀博。當時的唐涯并不知道北美的博士是為了教職而培養的,也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老師?!拔倚∈焙蜃蠲恍巳さ牧礁鮒耙稻褪且繳屠鮮?,然而命運會給你開一個特別大的玩笑”。不過,這個玩笑反而讓唐涯發現了自己適合什么:讀博后,她發現自己的“腦洞”經?;嵩諮躚芯可喜臉齷鴰?,做研究這件事,還蠻適合自己充滿好奇的性格。

在加拿大獲得博士學位后,唐涯并沒有選擇留在那里。她說在加拿大“時光是凝滯的,走在老河邊,老的酒吧過往搖滾歌手的痕?;乖諛搶?,這些街景多少年沒變過”;而她則喜歡心態更年輕、不斷煥然一新的城市,“我的家在上海,上海沒過幾年就brand new,有時候回去連路都不認識了,看到特別新的東西我會很興奮,我覺得自己的年齡跟心態更適合國內?!?/span>

來北京面試北大光華的時候,時任院長的張維迎對唐涯說,“歷史是個鐘擺,你若要親歷歷史,就回來。隔遠了,總是霧里看花?!鼻桌?,這對唐涯來說是一個不容拒絕的選項。

不止這一點,北京的“朝氣蓬勃”也是唐涯所喜愛的。本科期間,她曾同幾個女孩一起,于“世紀之交”在這座城市“流浪”了一兩個月。她們沒錢,但是敢跑到五星酒店,點一碟泰國菜配四份米飯;去現場聽崔健、艾靜、竇唯、高原,去看孟京輝的話劇?;匾淦鵠?,唐涯說那時的北京,生機勃勃,野蠻無序,給人留下了無比巨大的想象空間。

不到1月,光華的offer到了。就這樣,唐涯來到了北大光華。

在光華做助理教授的頭兩年,唐涯為了集中精力做研究,生活上一切從簡。光華樓設計巧妙,從住宿、食堂到辦公、健身,如同一個小“社區”,一切都可以在這里解決,這也給唐涯能集中精力提供了方便,這段時期她的生活范圍最遠不過五道口。最開始上一兩百人的大課時,唐涯笑言聽學生叫“教授、老師”還會臉紅。不過隨著經驗的增加,她慢慢摸透了講課的游戲規則?!氨貝蟮難姆從κ嗆苤苯擁?,如果你講得不好,下課時學生會默默收拾東西走人,講好了學生下課會有熱烈掌聲。那個時刻你會感覺很好,覺得你的存在有價值?!?/span>

帶博士生的經歷更是讓唐涯觸動很大,回憶起自己帶的第一個博士生,剛開始學寫英文論文,唐涯手把手教她一句一句地修改。這個場景讓她回想到當初讀博時,她的導師對她的指導。這是一種超越了血緣關系的思想體系上的“延續”。她說“你知道你的印記在她生命中間了,這種成就感真的是很大的?!?


學院與公眾的辯證法

2013年世人盡知的“光大烏龍指事件”影響之大、輿論之盛,足以寫入中國金融史。事件曝光后,很多人妖魔化、詆毀量化交易,各種傳言甚囂塵上。在這樣一個時刻,她根據自己的知識洞見針對這一事件發表文章,這也是她第一次嘗試“說書人”這一角色。相對于一般文章,六千字并不算多,但這篇六千字的文章她寫了整整一周,于是就有了《虎兕出于柙,誰之過?——光大證券 816 事件之問》。文章登載《第一財經》,造成了強烈的社會反響。這篇文章的影響力讓唐涯的專欄作家之路開了一個好頭,抱著“之后寫文章絕對不能比第一篇差”的態度,唐涯的專欄繼續寫了下去。

2014年,微信公眾號開始流行,出現了很多極有影響力的公眾號,有人建議唐涯也開一個,只是當時她并沒有放在心上。又過了一年,開辦公眾號這個想法正式在唐涯腦海中成型了,這便是“香帥的金融江湖”。公眾號上線當晚,唐涯的先生發高燒,她一邊給他退燒,一邊推送了第一篇文章《客途秋恨》。推出一兩小時內,閱讀量就達到了五六千,第二天直接破萬。這對一個全新的公眾號,是一個相當引人注目的戰績。果不其然,一周后就有各方商業合作的請求在后臺留言,中央電視臺、香港中聯辦的工作人員也通過這個渠道聯系到了唐涯。10月,唐涯發布了一篇以《誰的眼淚在飛》為題專門分析股災和金融監管,當晚就達到了她的第一個“十萬加”閱讀量。到2016年,公眾號已經有十幾萬粉絲,不斷引起投資人的興趣。曾經有資方等到晚上十點多,在光華樓門口堵下課的唐涯,想跟她談公眾號投資的事情。唐涯最終接受了一筆投資,于是誕生了短視頻動漫“香帥兔兔”。除此之外唐涯還做了很多其他嘗試,但這樣不斷的跨界也讓她付出了巨大的心力。

伴隨著投資人不斷涌來,唐涯有點目眩,她需要坐下來抉擇。她知道,壓榨式的高密度推送很快就會造成創作力枯竭。唐涯決定收縮戰線,回歸研究,砍掉所有衍生產品,只剩下一個公眾號?;毓檠醪⒉灰馕蹲龐氬ㄌ渦謨康南質凳瀾綹艟?,相反,她著手的好幾個研究項目,螞蟻金服、京東金融、快手等等,這些有趣的金融產品、創業嘗試激起了她無窮的好奇心。

直到現在唐涯還運營著“香帥的金融江湖”,有時三天一更新,有時半個月才推一篇文章,有個學生助手幫她打理事務。沒有了投資人的纏擾,沒有了定期更新推送的壓力,唐涯可以把更多經歷集中到自己的“初心”——學術研究上來。唐涯說,“我絕對不認為做平臺是更壞的選擇,也許未來我還會回到這里,但我現在覺得自己知識儲備還不夠,我需要更多儲備?!?/span>

在內容為王的新媒體時代,一個優秀的內容生產者所能獲得的財富是無法想象的,這種誘惑是巨大的;但同時,內容生產者不斷產出造成的內耗和疲憊甚至枯竭,也是外人所無法想象的。正如狄更斯《雙城記》開頭所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碧蒲囊恢喚乓丫と肓誦旅教迨貝匿鑫兄?,但她又抽身回歸到學術?!扒桌貳鋇納艋乖諤蒲牡哪院V?,“讀懂歷史”的好奇心更久久縈繞于其心。正因為渴望研究這個偉大的變革時代,唐涯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積淀——正如每一個闖蕩江湖的俠客,想要仗劍天涯,必先精進武功。

上一條:2017.10《光華校友》第49期-路江涌:共演戰略助力企業從創業走向卓越
下一條:2017.10《光華校友》第49期—王漢生:陪伴中國數據產業一起成長
分享

[email protected]

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2號樓501室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